加拿大布查特花园,世界最美十大花园之一

多种花木各美其美,不同园区美美与共当日游览从水轮广场开始,经过游客问讯处沿小径左行就看到下沉花园。

漫步环形观景台,通道两旁矗立着苍翠的侧柏,稍远处耸立着原水泥厂一个烟囱,它似乎在诉说花园往事,提示眼前令人惊艳的下沉花园确是昔日开采石灰岩的矿坑。

沿迂回阶梯下行,宛若大盆景的下沉花园令人惊叹不已。

曲栏之内斜坡之上是名花覆盖的立体花坛,曲径环绕,清溪潺潺,底部草坪柔若绒毯,中心花坛多种鲜花争奇斗艳,不同色调的花卉巧妙搭配构成和谐图案,错落有致的胜景,令人流连忘返。

沿下沉花园湖畔左行就来到罗斯喷泉,这是1964年在建园60周年之际,布查特夫妇的孙子伊恩.罗斯建造的。 喷泉水柱高达21米,阿娜多姿的水柱随着音乐节律舞动,又称水舞喷泉。

由此上行转左,经过青铜马“安娜贝勒”,看到一些儿童在玫瑰旋转木马游乐场玩耍。

再前行见到两根图腾柱守候着烟花观赏区,夏季周末夜晚,游客可在此观赏由布查特曾孙克里斯托弗.罗斯设计的烟花表演。 我们初秋游览,没看到烟花表演,但在烟花观赏区见到鲜花围成的“150”字样,这是加拿大建国150周年的标识。 由此右行就是广阔的音乐会草坪,一处“祥龙喷泉”是这里的主要景物,它是作为维多利亚姐妹城市的我国苏州赠予布查特花园的礼物,这条铜制祥龙长3米、高米、重约7200公斤。

布查特花园现在的主人克拉克女士说,其先祖在初建此花园时就获得当地华人的帮助,一直对中国人心存感激,而今象征吉祥的铜龙雕塑落户花园,更加深了加中两国人民的友谊,欢迎更多中国游客来这里游览。

从草坪穿过花簇围拢的3棵古“标本”树就到了花团锦族的玫瑰花园,它是在1929年由当时的蔬菜园改建而成的,这里玫瑰品种繁多,姹紫嫣红,令人目不暇接,不同色彩的花朵层次渐变;无论是艳丽的鲜花还是陪衬的鼠尾草,都令人喜爱。

向北穿过一座座爬满月季花枝蔓的拱形棚架,看到粉色玻璃翠鲜花围拢的“鲟鱼喷泉”,这鲟鱼雕塑是在意大利佛罗伦萨铸造的,纤细的鱼尾似随喷泉摇曳,灵动逼真。

由此向东就是东方色彩的日本庭园,经红色神宫门楼进入园中,这里有百合花和布查特夫人从北美引进的中国喜马拉雅蓝罂粟,我们没看到蓝色花朵,因为它只在春天开花。 园内有松杉红枫、翠竹垂柳及成片的日本樱花树林,满园繁茂,郁郁葱葱;石板小径、石灯、红桥都是日式庭园的要素,小桥流水、曲径通幽,显出东方园林的神韵。

日本庭园建于1906年,是由日本园艺家岸田伊三郎协助设计的。

从日本庭园南行就看到以“青蛙喷泉”为中心的星池,这里原是布查特先生赏鸭的水池,现在这星池外夹角植满了色彩缤纷的一年生花卉。 再南行就从常青树墙拱门进入古罗马宫苑风格的意大利花园,此园为对称的图案式结构,以“献鱼女孩喷泉”与十字池塘为中心,构成规整的长方形花坛,大气典雅,赏心悦目,园内有长长的水泥路面步道,在1926年改建成意大利花园之前,这里是布查特夫妇的网球场。 东侧原有与花园等长的保龄球道,现在建有冰激凌店,成为游客小憩的落脚处。 从意大利花园出来就到了一个小广场,这里有布查特家族的故居和“餐厅”饭店、“蓝罂粟”饭店及温室展厅,广场上有一个青铜野猪雕塑,它是1620年由意大利铸造的,布查特家族于1973年买来安放于此,据说摸摸猪鼻会给人带来好运,只见这野猪雕塑的鼻部已被游人摸得锃亮,许多游客在小广场西侧的布查特花园百年标志前留影。 由此向东穿过花朵悬吊的拱棚,就到了地中海花园,这是最后一个花园,这里汇集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而生长环境与本地相似的花木。

漫步布查特花园,处处美不胜收,那热烈深沉的紫红月季、高洁淡雅的白玉簪、层层叠叠的大丽花、出于污泥而不染的粉莲、殷红似火的杜鹃和飘逸灵秀的菊花……各具风姿,仪态万千,芳香馥郁,沁人心脾,还有那常绿挺拔的针叶林、迎风摇曳的鼠尾草、柔若绒毯的茵茵草坪、翩翩起舞的水景喷泉,各具韵致,赏心悦目。 不同花木各美其美,不同园区美美与共。

回到花园出口,许多游客在种子礼品店购买花卉种子及花园纪念品或咨询花卉的种植与养护知识,商店在循环播放布查特花园的历史故事。 游客走出水轮广场,频频回望,恋恋不舍地向这座花园挥别。

布查特花园予人的启示在布查特花园的任何一个园区,站在花园的任何一个方向,映入眼帘的都是一幅幅美丽画面。 这座花园之美似乎无可挑剔,这座花园背后的故事予人更多启示。 时光倒流至1888年,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罗伯特·皮姆·布查特时年23岁,他与友人合办波特兰水泥厂。

1902年他来到维多利亚,在托特海口发现了丰富的石灰矿床,随即布查特一家便从安大略省欧文桑德市迁居至此,建成新的水泥厂。 两年后石灰石开采殆尽,留下20余米深的矿坑。 布查特花园不仅仅是一座令人惊艳的花园,它还是一个蕴有深刻人文内涵的环境治理与可持续发展的典范,它予人启示,让人沉思。 我国是位列世界第三的矿业大国,拥有大小矿山约15万座,单一型的矿业城镇就有200多座,且半数以上进入衰退期,因资源枯竭而被遗弃的矿坑越来越多,它们成为我国大地上的“伤疤”。 布查特花园就是让废弃矿坑重生并获得可持续发展的著名范例,它告诉世人:环境治理和生态恢复是经营者的责任,此举所带来的效益同样可观。

在此呼吁废弃矿场的经营者,何不借鉴布查特花园的模式,变废为宝,积极治理、恢复生态,美化环境,做出有益于千秋万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