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红诞辰110周年,季红真推出《萧红大传》

2021年是萧红诞辰110周年。

近日,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著名学者季红真的《萧红大传》。

该书真实全面还原了“呼兰河的女儿”萧红的悲苦一生,50余万字,20余幅插图,教我们读懂一代才女的“流离”与“不甘”。 6月5日,纪念萧红诞辰110周年暨《萧红大传》新书分享会在首都图书馆A座报告厅举办。

中国现代文学与文化研究界的著名学者:赵园、孙郁、杨联芬、袁权、姚丹、郭娟等,与我们一起透过萧红那些悲悯而充满灵性的文字,走进萧红“天真”而多舛的人生。

萧红,二十世纪最优秀的作家之一,与张爱玲、吕碧城、石评梅一起被称为“民国四大才女”。 她曾被鲁迅赞为“当今中国最有前途的女作家”,被柳亚子誉为有“掀天之意气,盖世之才华”,在她仅有的短短的三十一年的生命里,不到十年的创作生涯中,为我们留下了《生死场》《呼兰河传》以及未完成的《马伯乐》等近百万字用血书写的灼热作品。

萧红亲手设计的《生死场》封面《萧红大传》是季红真潜心萧红研究四十年的最新成果,以女性的视角切入,贴近了一代才女深广的心灵世界,与传主心灵高度契合,从而呈现给我们一个更加真实、立体、鲜活的萧红形象。 这也是《萧红大传》不同于市面上其他萧红传记的关键所在。

分享会上,与会专家高度评价了《萧红大传》这本书的学术价值,认为此书厘清了萧红一生中诸多的模糊之处与疑点,对于推动萧红研究的进一步发展有重大意义。

萧红旧影赵园指出,季红真在处理萧红两段婚姻经历时很严肃,没有迎合大众的口味,写成两个渣男欺负一个风华绝代的才女,“尤其对于端木蕻良和萧红关系的处理、在萧红临终前端木蕻良的作为,她的这种处理很平情,不采用或者不只采用一家之言。 ”孙郁表示,萧红不同于一般的左翼作家,她衔接了鲁迅的传统,继承了鲁迅文学创作特别是小说散文写作里面那种质感,以及最原始的带有元气的、本真的生命体验。

“她以自己敏感的生命捕捉力和审美经验,她捕捉到存在的隐秘。 其实她表现的是一个被囚禁在现代生活困境里的人如何反抗这种绝望,反抗这种奴役的生活,而且她呈现出个体的生命与命运之间的复杂关系,所以她这个命运超过了意识形态的范围,更有深广的延伸性。 这是萧红今天被我们不断言说、不断被叙述的很重要的原因。

”杨联芬认为,《萧红大传》很重要的一个点就是揭示了萧红后期创作的细节和过程。

当下对萧红在抗战以后的创作的研究和评估是不够的,“比如她的《马伯乐》,季红真老师把《马伯乐》放在中国讽刺文学的典范之作,这个评价一点都不高,因为《马伯乐》非常好。 ”《马伯乐》第一句就是“马伯乐在战前就很胆小”,在杨联芬看来,这个开头“很萧红”,非常口语化,“萧红的文字就是娓娓道来,非常凝练和诗化,但是这个凝练和诗化不是刻意的,而是从心里流出来的。

”袁权称他在读萧红的过程中,觉得萧红是无法归类、不可替代、也不能重复的作家。 “她的文字自带光芒,绝大多数散文都可以作为她的自叙传来认知。 小说有非常明显的民间色彩,都是写很小、很卑微的人。

但是她的爱和同情在里面,所以这些东西特别能打动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