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孔雀公主”归来

如果将“孔雀公主”昂山素季的生平,拍摄成一部影片,那么它将涵盖几乎所有的银幕元素:战争、爱情、政治、阴谋、暗杀、专制、民主、亲情、牺牲……也的确如此,由法国导演吕克·贝松执导的《夫人》(又称《昂山素季》),4年前一经上映,便吸引了全球目光,也让昂山素季的传奇故事更深入人心。

  而今,影片虽已剧终,但昂山素季的故事还在上演。

2015年11月8日,缅甸举行了五年一次的全国大选,6038名候选人竞选该国各级议会的1100多个议员席位,他们来自91个政党,包括了昂山素季所在的全国民主联盟。

  结果并未出人所料。

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11月13日宣布,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在联邦议会中已获得348个席位,超过联邦议会总议席(含军人非选举议席)半数以上,依法获得单独组建新政府的权力。   昂山素季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总统之梦”受阻于宪法  这是一场“狮子”与“孔雀”之间的对决。   缅甸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党徽主要标志是狮子,缅甸全国民主联盟党旗党徽主要标志是孔雀。 前者是掌握大量政治资源的执政党,且得到了军方的大力支持;后者则是屡遭打压的在野党。 从选举结果看,却是看似威猛的狮子彻底失败,看似羸弱的孔雀赢得了胜利。

  事实上,民盟不仅赢得了联邦议会的多数议席,而且还获得省邦议会中的多数席位。

除了在首都内比都、仰光和曼德勒等重要城市,民盟还在大多数的少数民族地区取得了优势议席。 依据缅甸宪法,民盟在理论上不仅可主导中央联邦议会和联邦政府,而且可支配地方省邦议会和省邦政府。

  这是一场让人振奋不已的胜利。

早在11月10日晚,就有数万名昂山素季的支持者涌向了位于仰光的民盟总部大楼,开始庆祝胜利活动。

因为,从之前的投票情况看,胜利的天平彻底偏向了昂山素季,胜利已无任何悬念。   一些巩发党重量级人物公开承认败选,让昂山素季的这次胜利变得更为牢靠。 巩发党主席吴泰乌和议会议长瑞曼9日先后承认,在选举中败给了昂山素季领导的反对党。

就连政府支持的《全球缅甸新光报》也表示,该国进入了“新时代的黎明”,暗示昂山素季的胜利不可避免。   当然,这也是一场等候已久的胜利。

在1990年的缅甸大选中,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同样大胜,赢得了485个议席中的396个,获取了压倒性的胜利。 由军政府支持的民族团结党仅获10个议席,位居第四。

如按法律规定,昂山素季应当成为国家总理组阁,但军政府却拒绝交出政权。

他们提出“先制宪,再交权”的政治方针,将选举结果作废,昂山素季也遭到15年之久的家中软禁。

  如今,25年过去,昂山素季已是一个白发染鬓的七旬老人,胜利女神终于再次来到了她和民盟的身边。

此前有媒体猜测,如果民盟此次获得大选胜利,军方是否会接受这个结果。 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将军表示:“如果人民选择了他们(全国民主联盟),没有什么原因让我们不接受这个结果。 ”“正如胜者会接受结果一样,败者也一样。

”  然而,在数千万缅甸人民欢呼中获胜的昂山素季,仍难以品尝到胜利果实的甘美。

按照2008年通过的缅甸新宪法,总统是最强势政治领导人。

现政府2016年3月底届满,明年1月将举行新一届议会第一次会议,2月联邦议会将推举总统和副总统,3月新总统组建新政府。 总统候选人将由两院占多数席位的党派和军方各推荐一人。 一旦民盟全面获胜,该党候选人也将铁定胜出。

  可是,身为民盟领导人的昂山素季却与总统宝座无缘。

因为,那部为她“量身定制”的新宪法规定,与外国公民结婚,或子女为外国人的缅甸人,不能成为总统或是副总统。

昂山素季身份的特殊性在于,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子都是英国人。 为跨越这一障碍,昂山素季只能走上“修宪”之路。   缅甸议会分为两院:人民院(下议院)和民族院(上议院),总席位为664个。

根据该国宪法规定,修改宪法必须得到议会超过70%席位支持(即465个席位),但宪法又同时规定,军方在缅甸议会两院中占有25%的固定席位。

也就是说,缅甸人民院有440个席位,其中110个属于军方代表;民族院有224个席位,56个为军方保留。   如果选举最终结果如昂山素季所说的那样他们取得了75%的选票,那么就意味着民盟将在缅甸议会中拥有大约374个席位。

但是,这个巨大胜利还不足以支持修改宪法。

如果民盟想修改宪法,还需要从反对党或者军方那里得到近91个席位。

鉴于军方的一贯态度以及步调一致的作风,民盟根本就不可能得到修宪的机会。   既然修宪已变成一条死路,昂山素季当选总统的机会也就被无形扼杀,留给她的只剩下了另一条道路——成为一名影子总统。

“无冕之王”延续执政力  所谓影子总统,即虽没有正式的职务身份,却能幕后操控正式总统的政治活动,从而实现本人及其政党的意图。

  其实,在缅甸历史上,影子总统也曾出现过。

第一任总统苏瑞曼就属于掸邦人,在缅甸各种政治力量妥协下,他得以胜出当选。

然而,在缅族为主导的国家里,身为少数民族的他,只能充当象征性的存在,不可能左右这个国家的政治格局。   从实质看,昂山素季是个政治家,一个满怀政治诉求的女人。 2011年,她对到访缅甸的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说:“我不想做偶像,只想做一名政治家。 ”  为了预防意外的发生,早在大选举行之前,昂山素季就已表明,如果民盟胜选,她的地位“将会高于总统”。 当胜利曙光出现后,她接受新加坡亚洲新闻台采访时重申,将“在总统之上”行使权力,“总统会被明确告知他可以做什么。 我将做一切决定,因为我是获胜党的领袖”。

  高调言论之下,连可能的“提线木偶”候选人,都已浮出了水面。

有报道称,88岁的民盟名誉主席吴丁乌以及74岁的民盟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吴温丁,这两位民盟的铁杆骨干,资历丰富,年龄偏大,政治欲望小,适合当“传声筒”角色。

  再一个热门人选,就是昂山素季的私人医生丁妙温。 64岁的丁妙温与昂山素季私交甚密,更是她被军方软禁的15年间,少数可以探望她的人之一。

  还有一个被人们看好的对象,是缅甸联邦议会议长兼人民院议长瑞曼。 曾担任巩发党主席的瑞曼,一度被认为是吴登盛的接班人,但他在今年8月突然被党内罢免。

瑞曼公开支持与昂山素季合作,在他遭到解职后,昂山素季曾表示愿与之结盟。   之前,民盟也作出明确表示,将广用包括非民盟人士在内的人才甚至外国专家。 由此看来,为了对遭到解职的瑞曼表示慰勉,在达成内部协议的基础上,同意其出任“名义总统”,以此来缓和与原执政党的关系、实现全国政治大和解,也未尝没有可能。

  客观地说,昂山素季的那番话语表态,既是内心的真实表白,也是对那些因她无法当选缅甸总统而失望的选民的心理慰藉。 诚然,没有昂山素季就没有民盟的胜选,但这番真心话语,却也凸显了昂山和民盟的尴尬。

以民主的名义反民主,这种对国家宪法的无视与忽略,也给其尚未开始的执政之路,增添了许多未定因素。

就在昂山素季发表上述言论后,缅甸巩发党副主席兼任主席吴泰乌回应称,昂山素季的言论违反了缅甸宪法。

根据缅甸宪法,总统是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没人可以凌驾于总统之上,军队只会忠于总统。   事实上,控制好“影子总统”,也是个大问题。 根据2008年宪法,缅甸总统在行政层面掌握实权。 “尝到了权力的味道”,即便是一开始确定的“影子总统”,一旦地位稳固了,声望培植出来了,难保不会有别的想法。 在人类历史上,此类事例并不乏见。 “又一个甘地夫人”?  很多人将昂山素季比喻为缅甸的甘地夫人。 作为昂山素季副手的民盟领导人温田,曾表示昂山素季之于缅甸,有可能就会像是印度国大党主席索尼娅·甘地之于印度。

的确,两人有许多共同的地方。

  比如,她们都是家族继承的政治家。 昂山素季是缅甸民族独立英雄昂山将军的女儿,1947年其父亲便被政敌暗杀,那时她才两岁。

在上世纪的缅甸民主风潮中,昂山素季回国参政,走上了政治道路。

索尼娅·甘地是前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的遗孀,在丈夫去世后应邀步入政坛。

  再比如,她们都只能充任国家的实际控制者。 索尼娅·甘地担任印度国大党的领导人,因为意大利出生的特定身份,遭到在野党反对,只好在前任印度总理辛格任内“垂帘听政”,成为印度的实际领导人。

昂山素季则因为丈夫和儿子的外国人身份,在宪法“明文”规定下,不能担任总统,也只能躲在幕后指挥。   但是,两者之间又是有区别的。 昂山素季所处的政治环境,远比索尼娅·甘地恶劣,大选结果作废,软禁十余年,就连生命都有危险。

后者所在的民主国家,则使之只需担任政党领袖,不必担忧人身上的威胁。   人们看到,在持续抗争中成长起来的昂山素季,虽然外表恬静温婉,其实骨子里一直都有着军人的刚毅性格。

多年来,她从未放弃与军政府的抗争,因而成为备受敬仰的英雄。

除诺贝尔和平奖外,她还获得过多国颁发的最高荣誉。 一个典型事例,便是昂山素季领导的中国投资莱比塘铜矿调查。 2013年,调查小组在经过一年多调研之后,为这个项目开了绿灯。 调查报告发布之后,她亲赴当地作解释,却遭到了围堵、推搡甚至谩骂。 昂山素季并没有妥协,她回应称:“有时,政治人物必须做一些人们不喜欢的事情。

”“昂山素季的实用主义和对契约精神的坚守,战胜了外界赋予她的理想主义”,也使得中国对缅甸投资自2014年下半年后稳步回升。   两人所获得的政治遗产,也有所区别。 索尼娅·甘地的公公、婆婆、丈夫,出身印度贵族豪门,都担任过印度国大党的领袖和国家总理,有无可非议的“印度政坛第一家庭”影响力做后盾。

虽说印度国大党也有丢失政权之时,但毕竟掌控政坛多年,政治影响力远非他人能比。   相比之下,昂山素季年仅两岁多,父亲就被反对派暗杀。

1960年,15岁的她跟随出任印度大使的母亲到印度生活。 从印度中学毕业以后,她又赴英国牛津大学留学,毕业后留校任职。 只是因为母亲病重,她回国看望,才在众人劝说下投身政治。

时隔多年,昂山将军遗留的政治影响力所剩并不太多,也更加考验昂山素季的政治能力。

  缅甸是东南亚大国,经过多年来的军事统治,被国际社会排除在外,如今迫切需要借助昂山素季的影响力重回国际舞台。   个人魅力也可能是一个政党的最大阻碍。

昂山素季是民盟的最大资源和品牌,恰恰说明了这个政党的劣势所在。 恰如一名缅甸社会活动家的评价,“如果将民盟看作是一支足球队的话,那将是一支没有中场也没有后卫的球队”,“他们只有一名前锋”。 领导人的个人魅力超越党派,在选举之时也许管用,但随后更关键的则是政绩。

  的确,结束军政府近半个世纪的统治后,人们希望特权得以终结,腐败得以惩戒;在这个由135个民族所构成的国家中,人们希望民族和解与地区自治这一困扰缅甸多年的悖论,能够得以破解。 《印度快报》的文章称,昂山素季面临四个挑战,分别是推举新总统、平衡军队势力、少数民族事务、穆斯林和宾格利的问题。 每一个问题,都相当棘手,也非一日之功。

  是以,在竞选中,昂山素季喊出了“民族和解与依法治国”口号,还表示民盟上台后将着手打造一个清廉的政府;在发展经济方面,提出财政简约、政府改革、振兴农业、货币与金融稳定、发展基础设施等五大政策,展示了“大干一场”的决心。

  之前,在军政府领导人丹瑞大将设计的“七步民主路线图”框架下,吴登盛政府2011年开启了改革进程。 巩发党执政4年来,外界褒贬不一,但基本维持了政局稳定。

这是巩发党的客观优势,也给了民盟以无形压力。   不过,没有执政经验,既是最大劣势,也可能是有利契机。 一张白纸可以画出最美的图画。 对于昂山素季及其领导的民盟,最为紧迫的政治任务,是团结全党继续推动国家民主和经济,进而实现民族和解、人民安居乐业。   当然,赢得军队的支持,也是一个必不可少的重要条件。

在现有的政治框架下,军方拥有国会25%的议席以及任免内政部长、国防部长与边境事务部长等“实权部长”的绝对权力。 如何在现有政治框架内,制衡这种军事权力,并将其纳入法治的轨道,撬动宪法的修订,也是昂山素季面临的重大课题。 来源:《民主与法制》杂志责任编辑:张晖。